写于 2019-01-11 02:14:06| 云顶娱乐在线官网| 访谈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泰州村官强征地与村民冲突致死 家属指事发后官员推诿卸责 2014-02-1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白马村民叶富生因护地与村长冲突致死(家属提供)    江苏泰兴市新街镇村民叶富生春节前夕因不满自家口粮地被强行翻耕征用,而与村长发生肢体冲突,当晚病发,数日后死亡

有村民告诉本台,新街镇政府以每年补偿8百元强行向村民长期租用土地,实为强征土地

泰兴市南新街镇白马村在农历新年前发生因强行征地纠纷导致的村民死亡事件

死者家属叶先生星期二(2月11日)告诉本台,1月25日,村委会未经村民叶富生同意,派人强行将其麦田翻耕,村长叶俊杰与叶富生发生肢体冲突,导致44岁的叶富生肝病突发,住院抢救,2月3日凌晨,不治身亡:“我们承包的土地被我们村强制征用,也没跟我们签什么协议,

找他们理论, 那个村长抓住了叶富生衣领,双方打起来了

叶富生回家后,晚上吐血,就送到医院抢救了四五天,抢救无效死亡

我们就找我们村里的支书,他就给了我们五千元钱垫付医疗费”

记者:当时有没有村民围观

回答:只有一个证人,他去派出所也录了口供

叶先生说,事发后,家属找村委会要求解决此事,村委会仅出了3000元后,对此事不予理睬,更不给解决

上周三拨打110报案,但警方和政府各部门相互推诿:“一直到现在

我们曾打110,但110到我们这里用了一个多小时都没到现场,过了两天我们又打到镇里找书记解决,他们说要到初八上班,我们初八又打给镇书记,但他说跟镇里没什么关系”

白马村有一千多户村民、数百亩承包地,主要种植水稻和小麦,属于基本农田

叶先生说,他家的三亩地去年8月被强征,要转给外省商人种植白萝卜,但被他家拒绝:“三亩多点是我们的口粮田啊,我们还种的麦子

他们强制翻地,现在还有一半(未翻)”

记者:征用后做什么用途

回答:给山东客户种植白萝卜

记者就叶富生死亡事件致电镇政府民政科查询,接听电话的周先生说,死者患肝硬化11年,已是晚期,同时否认村长打人:“肝干硬化晚期了,他发火,可能他打了村长两下,村长手都没有拿出来,只是和他争执了一下,他就着急了,病情加重了

还在处理当中,如打死人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目击现场的另一位村民叶先生说:“我是在看,他们没有跟叶富生讲,就强行把地翻耕了

叶富生死亡了,到派出所我反映情况也是这样说”

记者:村长叶俊杰有没有打村民叶富生

回答:他是卡住他的衣领,卡住他的脖子

而对于村民指政府强征土地,民政科的这位官员辩称是“弄错了”:“已经讲好了

这两件事情没有处理好,实际上他那块地不用翻耕,耕错了,跟村主任也没有说好,耕错了

看来只能赔偿其他损失

地不在征地的范围之内

我们按损失补偿,钱可能已经、马上打到他卡上去

一共耕了他一亩七分四,按照八百元一亩补偿”

叶先生反驳说,上述的这番话他闻所未闻,被翻耕的是两亩地,而且当局从未说过不征他家的地,更没有一分钱的补偿到帐:“一分钱也没有

不可能有(耕错)这回事情,只有一户有这种现象,是不需要征地,是他们搞错的,但不是我们,因为我们一直在找政府”

叶先生说,全村数百亩地,仅去年已被强行征用近两百亩,政府提出的方案是租期十年,每亩地年补偿八百元,现村民仅剩一百多亩:“按照国家规定这个征用只可以是本地人才能承包,而村民现有土地是三十年承包地

而且根据相关规定,征用基本农田需要国务院批准:“2013年8月份开始征地,到现在还没有搞完,你们记者可以到现场来采访拍照”

记者:他提的是什么补偿

回答:补偿是八百元一亩地(每年)

(特约记者:乔龙 / 责编:吴晶) 相关报道 “镇保”虽转“城保”失地农民依然吃不饱 -----上海46万“镇保”农民调查(上、下) 福建宁德村民亿元养殖场面临清拆血本无归 七旬老妇羁押后离世 广东佛山村民护地维权 陕西府谷村民抗议占地被拘 数十人上访不敢回家 工人权利和社会稳定(魏京生) 风灾善后不力 福建民众联名告政府 买牛被骗 农牧民上访请愿 耒阳冲突凸显中国地方债危机 耒阳鼙鼓动地来(傅申奇) 抗议当局教育政策 湖南爆发警民冲突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