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9-01-11 04:17:01| 云顶娱乐在线官网| 访谈

主页 | 评论 | 刘青特约评论 李娜人生成就不只是冠军(刘青) 2014-02-1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李娜接受湖北官员颁奖时冷面相对

(网络图片) 大陆网球女将李娜今年开门大吉,年初国际重大的澳大利亚网球大赛,便夺取了世界四大满贯之一的澳网冠军,这已经是李娜夺取法网后的第二个大满贯冠军

网球赛基本是白人的体育项目,这不仅因为是白人创设的运动项目,还因为其运动的体能需要和综合反映,也是白人的天生素质更为适应

所以男女网球赛的主要胜出者,基本被欧美的白色人种所包揽,例外的只有美国非裔姐妹大小威廉斯,美国亚裔法网男冠军张德培,还有就是大陆的网球女将李娜

相比较其他获得大满贯冠军的三人,李娜就显得尤为稀罕和可贵,因为其他三人都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体质和训练等综合因素都比较有利出成绩

正因为李娜是网球界极其罕有的现象,加之李娜爽朗幽默的个性和人格特质,李娜获得澳网冠军成了媒体和舆论高度关注的焦点

在关注李娜的各种各样媒体和社会舆论中,大陆中共的表现不仅出人意表且不伦不类,可谓丑态百出和令人不厌其烦

先是中共央视的评述员在李娜胜出时,不咸不淡的来上一句“哦,得冠军了”,立即遭到铺天盖地的强烈指责和抗议

继而在李娜领取冠军杯后的采访中,又一次提出李娜是不是要上即将播出的春晚,被李娜陪妈妈过节对她最重要而回绝

但是李娜回到武汉未出机场已被官员“劫持”,什么中共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省长王国生和副书记张尔昌等等,不仅在李娜见到亲属之前剥夺了她的好心情,还大秀八十万元奖金的放大支票板照片

然而手持支票板的省委书记李鸿忠的尴尬笑容,对称的是毫无笑意的李娜十分勉强的捏着支票板另一头,而取得的效果是社会舆论的谩骂嘲讽和谴责

其实只要回顾一下李娜从前所遭受的中共羞辱,便知道中共前后两种嘴脸是何其丑恶龌龊了

十二年前李娜一贯与她男友姜山配对打混双,却被主管官员硬性拆散另行组合打混双,结果李娜仅获得九运会网球混合双打的季军

在颁奖大会上给李娜颁奖的湖北体育局长肖爱山,在为李娜套挂奖牌后突然打了李娜一耳光

肖爱山在媒体就此对他进行的采访中,振振有词的说抽李娜嘴巴并不是乱来,“对不听话的冠军进行惩罚,这是有政策依据的

以这次抽嘴巴来说,是执行全运会冠军的惩罚标准

不光是李娜,任何一个世界冠军或全运冠军,如果不听领导的话都会被抽

”而这些中共党官嘴里的所谓不听领导的话,无非是李娜拒绝对她爱情私生活的横暴干涉

李娜遭受抽耳光的人身侵犯和当众羞辱后的第三天,便递交了退役报告自行离去到学校继续学业

因此在李娜复出并于三十岁左右的网球高龄状态下,获得亚裔前所未有的法网澳网二个大满贯冠军,而中共此时赶来吹捧遭到李娜不屑对待和拒绝谈论爱国,不仅理所当然而且是她做人尊严和权利意识的正当反应

李娜大满贯冠军的成就完全得力于她个人天赋,以及坚强和勇于拼搏的性格所决定

如果硬要寻找中共尤其是那些拙劣官员有什么作用,那就是他们对李娜的粗暴羞辱更加坚固了她干出成就的意志,无疑李娜的个人尊严和权利意识是支持她网球成就的基础

一个八岁即到体校接受超体能的网球强烈训练的女子,如果没有十分清晰和强烈的个人尊严与权利意识,绝不可能毅然决然舍弃从小的梦想和十多年的艰苦努力,交一纸退役报告便义无反顾的昂首而去,这是需要有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傲骨和尊严才行的

中共官员对运动员百般羞辱使之成为听凭揉捏的面团,不仅源远流长而且十分嚣张和公然进行,如滑冰运动员周洋获得温哥华冬奥冠军时,只是真心表达希望今后爸妈的生活好而没有感谢党和国家,结果招致中共官员在喉舌媒体上大肆训斥羞辱,底下的揉捏收拾当然更是花样百出只多不少了,终于迫使周洋上台便先要表示感谢党了

其实中共对大陆的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毛泽东横行大陆时代以死亡威胁的忠心就不要提了,就是所谓的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共从骨子里对大陆民众的揉捏手段丝毫未减,如中共近期对网络大V薛蛮子的手段就十分典型,中共在央视和平面喉舌上大肆宣扬薛蛮子嫖娼淫乱,并迫使薛蛮子在录像中对自己大泼脏水和认罪悔过

然则一个几乎全党嫖娼养二奶宣淫为乐的帮伙,以此抹黑打击对象让人们见识了什么叫无耻

不过在中共揉捏统治下大多数人确实成了面团,甚至不少人被迫害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即对这种迫害不仅不自觉反而产生好感并为之辩解,这种屈辱的现状既让人痛苦又悲哀

惟其如此李娜的尊严和权利意识才更有广泛社会意义

李娜不论是受辱退役,复出甩脱体制单飞,还是在网球上佳绩不断世界排名迅速上升,并获得空前的二个大满贯冠军,与她这些成就毫不逊色的是她人格榜样作用,她向大陆民众展示了建基在尊杨权利意识上的成就,能够如何发挥人的潜能和结出何其绚丽的硕果,李娜是大陆社会十分缺乏和需要的一篇尊严权利意识教科书范本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